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态文化 > 生态文化展

到九连山游中国最美的原始森林

发表时间:2015/7/31 17:03:17

去年的“五一”长假,天像漏了似的,放假七天,仿佛要下一星期的雨。来到九连山国家森林公园旅游,几天只能坐在车子上沿公路浏览了位于路旁的客家围屋、朝阳山、田心大峡谷、白云寺、大丘田漂流等景区景点。 
  六日10时许,突然雨停,我们一行在导游的催促下,到虾公塘去游览原始森林景区。车到虾公塘路口,只见一道铁栅栏挡住了去路,购买门票后,弃车,步行沿主沟左侧进入,开始了原始森林之游。 
  从铁栅栏涉级而下,跨过一座小桥,进入板根谷。沟谷不大,但很具气势,从下往上望去,一棵棵大树恰似一枚枚导弹布满沟谷两侧,有序排列,高耸入云,很容易使人误认进入了一个军事基地。走近一看,只见每棵大树的基部向四周长出一块块似根非根的板状物,厚约八、九厘米,用手粗量了一棵较大的板根,高达80厘米,有170厘米长。往上前行,有一棵形状奇特的板根,左边看,极似阴花,右侧观,宛如阳具,故名“阴阳树”。过阴阳树,一排排用山石垒就的梯田呈现在眼前,传说是当年的经济土匪曾在这里栽种过罂粟花,是否属实,我们询问了在一旁的一位“苍桑老人”(一棵大枯树),只见“老人”双手直指蓝天,无语。告别“老人”,我们一行经“知识门”,过“拜师石”,进入“金石滩”。 
  说是“金石滩”,依我看叫“金石坡”较为贴切。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那么多石头,几乎整个山坡都被它所覆盖,大大小小、方方园园。从质地上看,清一色的变质花岗岩,光溜溜的,被斑驳的阳光一照,真像金石一般闪闪发亮。“金石”间,一棵棵参天大树,就像一把把撑起的太阳伞,庇护着树下的小乔木、灌木和屈指可数的草本植物;细如笔杆、粗若茶碗的藤本,或结伴缠绕,或单打独斗,争先恐后地往上攀附在大树下、小树上,形成一张张或密或疏的大网,阻碍着游人的前行,仿佛在告诫人们,这是我的地盘,请不要涉足! 
  走完“金石滩”,大约在海拔800米处,转入一条平坦的林间小道,到隘口,就是杨梅岭了。杨梅树分布在隘口两侧山脊上,冠似馒头,叶顶生,叶色墨绿,间或有一两片红叶点缀绿叶丛中。走近杨梅树,看见枝头上挂满形似“状元红”的果实,青青的,随手摘下一颗品尝,真是酸啊!说来奇怪,酸是酸,品尝之后,口燥缓解,还有一股浓浓的果香味。“望梅止渴”,可叹曹孟德的才智聪明啊!因距成熟还有一段时间,我们不忍心多采,每人只摘了一丛带叶的杨梅留作观赏。这时导游建议,下站是鸟鸣园了,就地休息片刻,吹吹山风,听听鸟语,看看山岚,放松放松心情。
  过“鸟鸣园”,穿越一条竹林小径,沿山脊下,到“王阳明指挥所”。指挥所座落在山脊中段的突出部,沟深坡陡,居高临下,视野开阔,扼守着通道的咽喉,地理位置十分险要。据传,王阳明当年就在这里指挥官兵全歼“三浰”余部,结束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。现在,指挥所虽历尽风雨苍桑,只留下断墙残亘,但依稀可以想像当年战斗的残烈场景。 
  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,告别了指挥所,我们一行到达了“天然杉木林”景点。据导游介绍,这里的杉木世间少有,号称“龙木”,心红纹清,质细木坚,有股浓浓的清香味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兴土葬时,这里的杉木曾遭受过一次劫难呢。仰望棵棵大若磨盘的杉木,主干通直园满,侧枝旁逸斜出,高达三、四十米,真像一个个伟岸的哨兵守护着这片原始森证着大然枯荣更替的历史。 
  继续往前走,传来阵阵流水声。寻着水声,我们来到“赣江第一瀑”前,顿感一股股清凉之风扑面而来,沿途的劳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我拿出相机对着瀑布一看,机移景换,处处景,景景迷人,真是太美了。一条银龙,飞流直下,坠入碧潭;潭中缕缕紫烟,笼罩着天空,在微弱的太阳光映照下,形成一轮彩虹,组合为地下天上舞双龙、紫气氤氤照人间的美丽景象。我们纷纷合影留念,品尝着大自然馈赠的天然纯净水…… 
  忙碌一两刻钟后,从瀑布下游三、四米处沿山坡上,至“龙门”而下,抵达沟谷,观“中科院水文站”。随后漫步于“天然氧吧通道”,观鸟飞蝶舞,听水声蝉鸣,深深地吸一口湿润而甘甜的空气,闭目而品,缓缓呼出,心中的感觉只有一个字――爽!
  九连山真不愧是中国最美的原始森林休闲度假胜地。

登录到: